正点娱乐

在号称“自行车之都”、纵横水道直通美因河的“水上城市” 阿姆斯特丹上演的驾车故事? 这难道是一个残酷的玩笑吗? 幸好不是。 这个故事绝无丝毫玩笑的成分。 但既然说到残酷,不妨跟随我们的脚步去一探究竟......

自行车主宰着这座城市,原因其实非常简单,你可以凭借两个轮子轻松地穿过最狭窄的街巷,而汽车却只能在拥堵中缓慢蠕行,仿佛受困于三点掉头的窘境而寸步难行,这似乎也是令阿姆斯特丹人津津乐道的一桩趣事。

但我一直热衷于冒险,加之正在驾驶的紧凑型双座跑车的诱惑,我决定放弃舒适的旅程计划和自命不凡的骄傲,与这些狂热的骑行爱好者们一决雌雄。

东港历险

正点娱乐我第一次与当地骑车人的正面遭遇发生在东港地区,当时我正站在劳埃德旅馆前卸下后背上硕大的行囊。 不过几分钟,我发现自己似乎变成了一个流动环岛,甚至引发了自行车道上的短暂拥堵。 旅馆两侧约半英里长的道路笔直开阔,因此,为何他们没能早点发现站在路中间的我着实令人费解。 但我很快便意识到,那些斗胆挡住自行车道的“呆子”无疑都会招致国际通用的“不文明”指责。

此时的东港已近黄昏,我下榻的旅馆就位于这个长约两公里的小岛上。 我发动了汽车并确定了到达市中心的路线。 在路上,我遇到一些废旧仓库,它们大都始建于 19 世纪末期,并以当时荷兰船只航行的目的地国家命名。 但这些仓库正在慢慢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超现代风格建筑,其中包括令人惊叹的音乐大厦演奏厅,它不可思议地完美融合了玻璃与混凝土两种建筑材料。 我将车子停靠在路边细细观赏眼前的美景。

远处是由伦佐·皮亚诺设计的尼莫科技馆,这座犹如轮船一般的建筑兀自矗立,仿佛在高处俯视着脚下的城市。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不容错过的美丽景致,因此,我索性在明亮的白色月光映照下,沿着自行车道和电车轨道旁的道路信意闲游起来。 许多当地居民都会在周末期间出城度假,如同潮汐的涨落一般。

星夜

我驱车来到王子运河,安妮·弗兰克故居就坐落于此,这里在 1999 年扩建之后得到了世人的更多瞩目。 现在是清晨四点,四周寂静无声,只有一只悠闲的天鹅游过,在平静的水面上留下丝丝涟漪。 这是一个宁静的清晨。 但在不远处的约尔丹却另有一番天地,这里遍布咖啡馆、艺术画廊和工作室,即便此时此刻,各家店面里也挤满了进进出出的当地民众。 在这座城市的大部分居民还沉浸在梦乡之中时,我驾车前往另一个艺术圣地,这里是阿姆斯特丹的时尚文博区,梵高博物馆就坐落在保卢斯波特街边公园的中心地带。

正点娱乐初露的晨曦为漆黑的夜色增添了一抹淡淡的紫罗兰色。 我坐在温暖的汽车里独自驶过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附近的鹅卵石街道,尽管路面有些凹凸不平,但却无碍于人们感受到的舒适和惬意。 稍后,我离开这里驶向斯坦德胡德斯科德街,仿佛一瞬之间,街道上便挤满了行色匆匆的骑车人、电车和巴士。 在阿姆斯特尔运河,我登上因梵高而名声大噪的运河大桥,恍若步入了这位天才艺术家的画布之中。

正点娱乐街道两旁的店铺纷纷收起大门上的歇业标志,准备开张迎客,此时的阿姆斯特丹渐渐从酣梦中醒来,在清晨的阳光中尽情舒展着自己的身体。  早餐正在召唤着我,尽管有些遗憾,但我必须踏上归程了。 我爱这座城市和这里的居民。 我们可以通过许多方式去了解一座城市,但还有什么能比坐在温暖舒适的汽车里进行一次美妙的深夜巡游更令人感到惬意的呢?

访问驾驶人士部分的更多内容

布鲁日

正点娱乐布鲁日古城以其狭窄的车道和步行街著称。 那么,我们的汽车行业记者 Luke Ponsford 如何才能准确找到出路?

伦敦

阅读我们的文章,探索晨曦中的伦敦——远离拥堵费和道路阻塞的“世外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