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点娱乐

我承认,我是这个宇宙里速度最慢的车手。 驾驶着一辆摩托车,在世界各地穿行,让我对这点充满了信心。  不过俗话说人贵有自知之明,对此我毫不担心,因为我早就有了这种智慧。

这是在我莫名其妙地同意开上巴登-巴登的 B500 公路后发现的。 摩托车杂志将它描述为欧洲最疯狂的公路,它也是德国车手在厌倦了纽伯格林赛道后的下一个目的地。

沿着绿树成荫的山路行驶的三辆摩托车

晨曦中的多佛

当我在清晨登上多佛到加莱的渡轮时,我就已经想到,我又再一次命中注定的要让自己出丑了。 但我很快就沉醉在了摩托车冒险之旅带来的那种超棒的无限自由感中,我向西行驶,穿过黄绿色、偶尔有蓝色炙炎隐现的草地,听从通往地平线的道路向我发出的召唤。

午后时分,我疾驰过巴登-巴登古老的街道,这是一个在德国南部的山林掩映下的温泉小镇。 没过多久,我便坐在了 Gasthaus Auerhahn 舒适的座椅上享受我的美食盛宴,餐桌边身着传统服饰的女服务员端着几杯啤酒在匆匆穿行。 那些心满意足的陈词滥调也并不足以表述我的心情。

沿着山路相互追赶的三辆摩托车

柔软的羽绒床让我一夜好眠,拉开窗帘,作为一个车手能想象到的最完美场景映入眼帘: 头顶上湛蓝的天空,绿树下停靠的摩托车,透过树叶洒落到地上的斑驳阳光,还有被清晨从水箱上滚落的露珠折射出的重影。

更妙的是,这里距离公路只有五码,而且 Auerhahn 酒店就坐落在 37 英里长的 B500 公里的开始处,它会一路蜿蜒到佛罗伊登施塔特集镇。

它一开始就会戏弄你,你会遇到一些在树林里穿行的转向和弯路,让你在温暖的太阳和阴冷的树影下来回切换。 这会让你想起 Robert Pirsig 在《禅与摩托车维修技术》说到的: 坐在汽车里时,你与环境相隔,而在摩托车上,你会与它融为一体。

绕过赛道拐角的摩托车

感官体验

正点娱乐在林间空地上,小客栈和酒店随处可见,阳台上身着紧身连衣裙上的侍女正在打扫卫生,在我掠过时停下来向我挥手。 一路精彩的点点滴滴汇聚成一首动听的交响乐。

我在这首乐曲中穿行——鼻孔里是松木的清香,身下是摩托车带给我的震动,耳朵里时是引擎悦耳的轰鸣,眼睛里是弯道的尽头,我的所有感官都被填满,就好像我在清晨将它们喝下了一样。

除了在很多弯道上外,这条公路几乎看不到尽头: 你会看到所有道路都在环绕着它,你需要做的就是在打开油门后紧紧盯着你前方的顶点,然后咧开大嘴,微笑着迎接下一条涌现的笔直道路。 这条路还在跟我开玩笑,不时出现的一些狭窄的弯道让我时刻警惕,而数千英尺高山脚下的农场和牧场也会不期然的突然出现,更远处则是绵延到天际的群山。

其实现在我已经越来越快了,甚至还曾超过另一位摩托车手。 他或许只是一个骑着黄蜂牌小型摩托车的退休老人,即便如此,你也必须先从某个地方开始才有可能超越。 这个完美的摩托车骑行日也到此结束了。

访问驾驶人士部分的更多内容

高山之上

如果您特别钟爱户外运动,瑞士阿尔卑斯山会满足您的一切需求: 滑雪、单板滑雪、山地自行车、登山、白水漂流。 但我们所追求的是另一种乐趣。 汽车行业记者 James Mills 驶上了那条著名的 Flüelapass。

午夜阳光

正点娱乐跟随汽车行业记者 Angus Frazer 驱车 1,000 英里前往欧洲最北端,加入寻访世界尽头之旅。